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陈谦平教授来中心作学术报告

时间:2018-09-14 点击:74

2018913上午,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陈谦平教授在安徽大学淮河流域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会议室作了一场题为《从条约体系到多民族国家——国际化背景下的民国边疆与民族》的学术报告。报告会由张崇旺教授主持,来自中心和历史系的朱正业、孙语圣、尹建龙、武菁、陆发春、贾艳敏、黄文治等老师参加了报告会,历史系各年级研究生聆听了精彩的学术讲座。

教授认为条约体系一方面诚然是中国历史发展中的障碍,却亦无可否认这一体系在近代中国国际化发展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尽管有些历来被认为是中国内部发生的某些事件,其背后隐含着丰富而复杂的国际因素。如在辛亥鼎革中,中华民国在国际外交中的承认问题。简单地否定“冲击—反应”,完全一味地回归柯文(Paul A. Cohen)等所提倡的“中国中心论”,不能有效地解释很多看似中国内部的很多问题。

接着,教授阐述了古代的“天下观”到近代国际体系之转变,分析闭关自守使中国既无法学习西方的先进生产力和技术,更无法融入世界的近代化潮流,鸦片战争改变了中国几千年的生产方式以及观念。但是,这种条约体系又是不平等的,“不平等条约为西方经济生活方式引入中国提供了政治和法律基础”,这个基础的构成包括:治外法权、通商口岸、外国租界和租借地、协定关税、沿海与内河航运权、最惠国待遇等,中国的现代化更加艰难困苦。辛亥革命开启了中国由传统皇朝向现代民族国家(Nation States)转型的历史,中华民国以继续承认清政府与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所规定的列强在华特权和侵略战争所掠得的赔款作为代价,试图换取西方列强所构建的国际条约体系对中华民国继承清朝疆域版图的承认。

最后,教授总结以下几点:1、中华民国是亚洲第一个实行共和体制的国家政权,是中国由传统向现代化转型的开端。2、中国要突破列强控制、摆脱积贫积弱,实现真正意义的现代化,实非易事,一百年可能也只是开始,远非结束。3、中华民国的外交受国际环境的制约,难有作为。4、学术史上,西方学者很难理解“民族国家”之于有着几千年“帝国”历史的中国的意义,“与其把外国人的这种想法简单地理解为是在对中国进行不怀好意的煽动和破坏,不如说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实际上是在以他们自己的国家诞生与某个分裂的帝国的历史经验,来看待一个全然不同的中国的结果”。(姚大力)5、中国近代历史发展进程的每个阶段都同国际化的影响密不可分。如柯伟林(William CKirby)所指出,近代中国国家化是中国与世界“相互作用的结果”。

讲座后,教授回答了现场同学的问题,使在场学生受益良多


------分隔线----------------------------
新闻动态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