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学术论坛学术论坛

淮河南北过渡带的地域文化特色

时间:2019-08-02 点击:10

    在有关淮河文化的研究中,对其内涵与特征多说并存,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的应用价值。本文以淮河处于中国地理南北分界带的特殊地域空间为视角,试对淮河文化进行解读。

  南北过渡带是淮河文化生成的空间

  “淮河南北分界带”是淮河流域一个特殊地理空间,以淮河干流两岸为主要区域。这一带北称“黄淮”,南称“江淮”,既是自然地理南北过渡带,同时也是南北文化过渡交融的典型地区,对这个地域所产生的文化,我们称之为“淮河文化”。从文化溯源的角度,首先应当考察淮河南北分界意识产生的过程。

  淮河南北分界意识最初产生于春秋时期的军事政治领域。楚人从汉水流域北上,跨越淮水上游,争霸中原,才有了以淮河作为南北分界的空间意识,并成为中国历史上最稳定的南北政治分界线。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反映了以淮为界的物候差异。越人北上伐吴,占领吴在淮河中游两岸的地区,对此始称“淮上”,在南人心中最初出现了以淮为界、分上北下南的意识。唐宋至元明,淮水常常作为一条军事或行政界线,强化了以淮水分南北的意识。到本世纪初张相文提出“唯淮水发源于北岭(即秦岭)之支麓。实继北岭之正干,而为南北之界线”,明确提出了用秦岭淮河来分中国南北的界线。

  研究淮河文化的特征时,我们曾用过“南米北面,南茶北酒,南舟北车,南蛮北侉”等说法加以概括。其实情况是很复杂的。自然地理环境所产生的文化现象,如同自然界的变化一样,累积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从量变转化为质变,也就是所谓的“临界现象”。它在相邻两个不同的地带之间,有一个犬牙交错的景观。凤台花鼓灯那铿锵有力的节奏,于定远凤阳之间形成委婉抒情的双条鼓;淮北临涣、颍上双集的茶楼,与江淮之间饮着白酒,都好像人体血压中收缩压和舒张压的临界两端。怀远地跨淮北,却属江淮方言区,在社会风俗方面,也与接壤的蒙城迥然不同。正是这些跳跃变化的文化现象形成了临界现象的突变带。淮河两岸地区就处于这样一个突变地带。

  综合文献记载和田野考察,以淮河为界的南北过渡人文景观临界范围,淮河以南大约可以丘陵山脉为界,从农耕方式、居住环境、生活方式、文化性格、方言习俗等方面都出现明显差异。千里淮河横贯河南、安徽、江苏三省这条南北过渡带,与长江黄河一样,因其经过的地域不同,也形成了不同的地域文化板块:以上游信阳为中心的“淮汉文化区”,以中游蚌埠为中心的“皖淮文化区”,以下游淮安为中心“淮扬文化区”。

  淮河两岸,集中反映了淮河南北过渡带的典型特征。淮河中游以北,包括皖西北的阜阳地区,以及宿县、灵璧、五河、泗县、江苏盱眙等地,这一带历史是黄泛区,也属“淮海文化”区。但涡河中上游的亳州已融入河南东部“商文化”,淮北萧县、砀山则融入以徐州为中心、当地所称的“汉文化”圈,其文化景观与沱河、北淝河、涡河一带明显不同。淮河南岸延伸到大别山区淮汉交界的霍山,以及六安、长丰、寿县、定远、凤阳、明光一带,与长江流域接壤,地域文化与南方相融。

  淮河南北过渡带的文化积淀

  淮河南北过渡带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特殊地域空间。由于淮河流域水系变动复杂,地处中国东部南北分界,因而在地理方位上形成了“四出之地”;又因过渡性较强,被称之为“流水之地”。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在文化传播流动的过程中,它是通过叠加和流失这两种形态,积淀了淮河南北过渡带的文化沃土。

  距今7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早期时代,在淮河与其支流的北淝河之间,就闪耀出了双墩文化的文明曙光,并向北影响了大汶口文化的产生。新石器中晚期,南北文化许多特征在这一地区交互出现,互相交流、融合、升华,形成了新的文化因素,培养了独具特色的淮河文化。淮河中游的涂山氏国,已经拥有当时较为发达的文明,因大禹与涂山氏女结合,成为夏王朝的发祥地。中原文化对淮河南北过渡带的浸润,伴随着西周伐淮夷的战争不断频繁而加剧,直到楚国东进淮上,淮夷土著渐被外来文化所消融。

  先秦时期楚文化北跨淮水,继而东进淮河中下游。同时,因吴楚相争,越人北上,尔后又归于楚,定郢都于寿春,向东开发江海,长达700余年,终于使千里淮河全境归楚。它承接了中原文化的基因,在涡淮中游融合产生了道家文化。在楚文化东进过程中,融入江南吴越文化的成分,进入江海地区。张正明在《滞缓期和转化期的楚文化》中曾言:“对于楚文化来说,这是一个合乎理想的归宿。从此,中国真正进入了炎黄同尊、龙凤呈祥的时代。 ”这是对淮河文化在南北过渡兼容的地位作出的最高评价。

  隋唐时期,一个沟通江、淮、黄、济四大水系的人工运河轮廓初步形成,为隋朝形成全国主要地区的运河网奠定了基础。隋炀帝开挖南北大运河后,通济渠横贯淮河流域,联结长江、淮河、黄河三大水系。隋唐时期江淮地区经济更加繁荣。以甬桥(今宿州市)漕运码头为中心形成“淮海都会”,南来北往的人们诵唱起“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歌谣。水路成为文化传播的渠道。淮河南北过渡带这个地域更多地接受了中原文化的影响,又以水路传播到江淮地区。这个时期可以说这是历史上淮河文化的鼎盛时期。

  起于濠州的朱元璋创立明王朝,恢复了金元以来几乎中断的汉民族的儒学,凤阳中都国子监虽仅存在18年,但它是安徽古代有史记载的最早的一所高等学校,四方来学者多凤(阳)临(淮)之士,可惜淮河两岸水灾战祸,人口流失,文化生态亦难以“水土保持”,但结果却使江淮文风大振,不仅出现了著名的桐城学派,而且惠及皖南徽州。可见淮河文化在流失中又起到了传承的作用。

  淮河下游淮扬地区,明代成化、弘治之后,伴随着两淮盐政制度的重大改革,盛产于淮河入海口的淮盐,经淮阴、扬州地区聚集运销,形成了颇有影响的盐商经济社区。通过模仿、消融江南苏州文化特质,在淮河下游蕴育出了独具特色的淮扬都市文化。在淮河流域文化史上,达到了一个新的文化发展高峰。

  淮河南北过渡带文化积淀,曾给我们留下了大量可考的个案实证。从淮源顺淮而下,信阳楚城阳城遗址、息县古息国遗址、西周封国建藩的颍州古胡国、楚郢都寿春古城、古淮南国遗址、双墩文化遗址、定远侯家寨遗址、垓下新石器时代城址、尉迟寺文化遗址、钟离城遗址、临涣古城以及谷阳城遗址、运河柳孜码头遗存、明凤阳中都城、洪泽湖大坝、古泗州城、扬州瘦西湖等人文景观,如滚滚淮水穿起的一串明珠。长淮“三峡”(八公山硖石口,荆涂山峡,浮山峡)“四关”(长台关、正阳关、临淮关、云梯关),以及以花鼓灯、双条鼓、泗州戏为代表的民间艺术,都成为淮河南北过渡带所积淀的文化标本。

  (作者单位:省文史研究馆)

    来源: 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时间:2015-08-10 05:25:17 作者: 郭学东  

 

------分隔线----------------------------
学术论坛
热点关注